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

已加入購物書包 N

您確認要

N

焦點文章專欄

2021/02/25

傳奇大力士的悲劇

他的力氣大到這種不可思議的程度,要是時間再拖長些,說不定就連犀牛皮也困不住他了.......
傳奇大力士的悲劇
選自:楊照/《左傳:封建秩序的黃昏》


看發生在魯莊公十二年的事情。經文中說:「秋八月甲午,宋萬弒其君捷及其大夫仇牧。」《左傳》則往前回溯,給了來龍去脈的說明。
「乘丘之役,公以金僕姑射南宮長萬,公右歂孫生搏之。宋人請之。」


前一年魯國大敗宋國軍隊的「乘丘之役」中,魯莊公曾用他的弓「金僕姑」(一說是箭,不過箭射出去就回不來,將箭命名實在不太合理)搭箭射中了宋國的大夫南宮長萬,然後和魯莊公同車的「車右」部將歂孫將南宮長萬給生擒俘虜了。宋人請求魯國將南宮長萬放回去。


「宋公靳之,曰:『始吾敬子,今,子魯囚也,吾弗敬子。』病之。」魯國將南宮長萬放回宋國,宋閔公卻嘲笑南宮長萬,說:「以前我很怕你啊,沒想到,現在你竟然做了魯國的俘虜,我就不用再那樣怕你了。」依照《史記・宋微子世家》的說法,這件事發生在宋閔公和南宮長萬一起打獵時,兩人賭輸贏,為了爭搶獵物起了衝突,宋閔公負氣而說的。南宮長萬是個大力士,所以宋閔公說以前怕他,這裡「敬」是敬畏的意思,現在發現原來他也會被人在戰場上生擒,沒那麼厲害,就不必怕了。宋閔公這番話觸及了南宮長萬最屈辱的痛處,讓他極為在意、極為不爽。


這就是十二年秋宋國變局的前因,和魯國有關。接著:「十二年秋,宋萬弒閔公于蒙澤。遇仇牧于門,批而殺之。遇大宰督于東宮之西,又殺之。立子游。」哇,又來了一樁弒君案。「宋萬」就是前面說的南宮長萬。無法忍受如此被宋閔公奚落侮辱,既是重要大夫、又是勇士、又是大將的南宮長萬索性將宋閔公殺了。「蒙澤」是地名,可能又是另外一個宋閔公打獵居停之處。


南宮長萬一殺殺紅眼了,在門口遇到另一位大夫仇牧,就把仇牧也殺了。「批」是徒手擊打的意思,真可怕,沒有用武器,光是空手,南宮長萬也能殺人,可見他力氣有多大。「東宮」是諸侯的內室,顯然南宮長萬是進到宋閔公的內室殺了他,出來先遇見仇牧,殺了仇牧,再朝西走,要從中間的大門出去吧,途中遇到宋國的最高執政官華督,也把他殺了。這顯然是個性極衝動的一個人,被激怒時沒有多加考慮的衝動行為。


然後,南宮長萬就立宋國的公子子游當新的國君。「群公子奔蕭,公子御說奔亳。南宮牛、猛獲帥帥圍亳。」突遭此變,宋閔公的兄弟、兒子們紛紛出逃,許多到了鄰近的蕭,宋閔公的弟弟公子御說則逃到了亳,這是殷商的舊都城所在之地,宋國本來就是殷人之後,亳在宋國境內。知道公子御說沒有逃離宋國,南宮長萬的兒子(一說是弟弟)南宮牛和另一名武將猛獲就率領軍隊圍攻亳城。


「冬十月,蕭叔大心及戴、武、宣、穆、莊之族,以曹師伐之。殺南宮牛于師,殺子游于宋,立桓公。」顯然,南宮長萬粗暴的做法,引起了宋國貴族的公憤。《左傳》這裡強調「戴、武、宣、穆、莊之族」,意味著宋國五代的王族後裔,聯合起來反對南宮長萬。而這些國君族裔,也就是前面提到的「群公子」,他們集體離開宋國都城,都到了蕭,在蕭的大夫大心支持下,援引了曹國的軍隊,討伐南宮長萬。先是在「師」這個地方打敗並殺了南宮牛,然後又長驅直入宋國都成,殺了由南宮長萬擁立的子游,改立宋桓公為國君。子游只當了兩個月國君,沒有得到列國的承認,所以就沒有諡號,從頭到尾都只稱「子游」。宋桓公就是公子御說。


也就是說,南宮長萬將注意力放在防範公子御說,卻忽略了在蕭的「群公子」,讓「群公子」得以在蕭集結力量,動員了鄰國曹國軍隊,把他打敗了。


「猛獲奔衛。南宮萬奔陳,以乘車輦其母,一日而至。」看情勢不對,猛獲逃到衛國,南宮長萬自己也逃到陳國去。不過即使是逃走,他的氣魄也和人家不一樣。「輦」字的意思是用人的力量,而不是用牛、馬拉車。南宮長萬自己拉車,載著母親一起走,從宋國到陳國,兩百六十里,也就是超過一百公里的路程,他竟然一天就到了,這是什麼樣的神力!


有了這樣的後續發展,我們回頭就明白了,難怪《左傳》要特別記錄魯莊公自己射中了南宮長萬,還將南宮長萬生俘,這真是何其難得的事。我們也就能夠進一步理解,南宮長萬回到宋國,為什麼宋閔公要那樣開他玩笑──就連你那麼武勇的人,也有被魯國抓起來的一天啊!


「宋人請猛獲于衛。衛人欲勿與。石祁子曰:『不可。天下之惡一也,惡於宋而保於我,保之何補?得一夫而失一國,與惡而棄好,非謀也。』衛人歸之。」宋國要求衛國把猛獲引渡回來,衛國本來不打算答應。但衛國大夫石祁子說:「這樣是不可以的。所有的國家有同樣的禁忌厭惡,都無法接受弒君作亂的行為。這個人在宋國被人厭惡,卻在我們國家得到庇護,庇護他對我們國家有任何好處嗎?就算他有什麼本事、有什麼價值,得到這樣一個人,卻得罪了宋國,又有了是非不明,支持作亂而排斥正確儀節,如此絕非善於為國家著想的作法。」接受了石祁子的建議,衛國就把猛獲送回了宋國。


石祁子明顯代表了封建秩序的原則,誰會贊成支持弒君作亂呢?那麼衛國原本不打算送還猛獲,又是什麼樣的考慮?那是從強弱消長而來的算計。鄰國動亂,對自己不見得是壞事。留著一個有本事可以帶兵的大夫,而且還是有可能擾亂宋國的猛獲,當然對衛國有好處。《左傳》站在維護傳統秩序的立場,將石祁子的話表現得正義凜然,但實質上,春秋最關鍵的時代特色,卻正就是源自傳統秩序的答案,不再那麼理所當然,受到了嚴重的挑戰。


「亦請南宮長萬,以賂。陳人使婦人飲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手足皆見。宋人皆醢之。」這裡我們馬上就看到了不遵守傳統原則,可能帶來的好處。宋國也向陳國請求引渡元凶南宮長萬。為了怕陳國不給,宋國準備了厚禮送給陳國。陳國被收買了,就使出美人計,派女人去陪南宮長萬喝酒,把他灌醉,才有辦法抓住他。抓住他之後,還不敢大意,用當時人認為最強韌、最牢靠的犀牛皮把南宮長萬緊緊裹住,送往宋國。載運了一百多公里,抵達宋國都城,一看,南宮長萬的手腳都已經從犀牛皮中硬是掙脫出來了。多可怕!他的力氣大到這種不可思議的程度,要是時間再拖長些,說不定就連犀牛皮也困不住他了。被綁回宋國的猛獲和南宮長萬,就都被處以最嚴厲的極刑,被砍成了肉醬。


這就是一代傳奇大力士南宮長萬的悲劇。


----------------------------
新編戲劇《南宮長萬》
💪演出日期:2021/3/7 14:30
💪演出地點:城市舞台(台北市八德路三段25號)
本劇由京劇武生大師 朱陸 豪擔任導演,特邀優秀新生代武生演員 徐挺芳 飾演南宮長萬,師生聯手,打造新劇,展現老戲新編、文武兼具、風味醇厚之新編歷史劇。
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
訂閱 趨勢教育基金會

趨勢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趨勢教育基金會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