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

已加入購物書包 N

您確認要

N

焦點文章文學

2021/05/18

2021白先勇論紅樓人物:妻妾之間—香菱、薛蟠、夏金桂、寶蟾,實況+心得

《紅樓夢》是一本天書,需要用一輩子來讀。歡迎收看2021白先勇論紅樓人物實況+心得
2021演講現場實況影片



文 / 特派員

「紅樓作者絕不是一個凡人!」白先勇老師堅定地讚譽道。久違的紅樓開講再度登場,白老師常說:「《紅樓夢》是一本天書,需要用一輩子來讀。」我們何其有幸,活在有《紅樓夢》和白老師的時代,作著一場又一場迷離、幻奇的「紅白夢」。


妻妾關係在《紅樓》書中,往往是「剪不斷,理還亂」的情節,或強勢,或隱忍,或者惺惺相惜,每家自成一張複雜的人際網絡。


我是紅樓胖虎,我是獃(呆)霸王!
薛蟠,外號「獃霸王」,薛家為皇商買辦,書香世家,薛蟠卻沒喝到半滴墨水。反倒因為是家中獨子,薛姨媽溺愛縱容,以致薛蟠老大無成。簡而言之,是一個靠勢的富二代兼媽寶。這個媽寶個性「得隴望蜀」,見一個愛兩個,先是打死了馮淵,搶走命運多舛的香菱作妾,後娶了夏家小姐夏金桂。這還不夠,見了金桂身旁的侍女寶蟾,再度起了色心。他這樣一個極糟糕的人,在曹雪芹筆下仍是有血有肉,能引人發笑,能惹哭自己。


第二十八回,寶玉提議做酒令,薛蟠不等說完:「我不來,別算我,這竟是玩我呢!」這獃霸王胸無點墨,急著拒絕。寶玉起了個頭,薛蟠盡說寶玉做得不好:「他說的我全不懂,怎麼不該罰?」他一人不懂,惹得眾人笑得東倒西歪。接下去,薛蟠竟搬弄起所剩無幾的文采:「女兒悲,嫁了個男人是烏龜。」「女兒愁,繡房鑽出個大馬猴」最後唱道:「一個蚊子哼哼哼,兩個蒼蠅嗡嗡嗡。」與寶玉對比,薛蟠層級還只是「低等生物」,但這便是紅樓夢絕妙一流之處:雅俗共賞。


第三十四回,寶玉被父親毒打,一干人等心疼不已,寶釵疑心薛蟠告狀,薛蟠加碼爆料寶釵有金鎖,與寶玉成雙成對,才如此護著寶玉,寶釵委屈地哭了起來。後來聽見寶釵哭,他趕緊作揖向寶釵道歉,寶釵破涕而笑。他不是沒道德,他是沒有道德觀!這樣私密的事也敢拿出來說嘴,可見他的「痴」已到了旁人不可望其項背的境界了。且他男女通吃,除了悍妻嬌妾外,他覬覦柳湘蓮,卻反被作弄;他喜歡蔣玉菡,因為小二多看了蔣玉菡一眼,便藉故打死堂倌。兩度打死人卻不必償命,因其家世顯赫,薛家賄賂官員,再度輕縱了薛蟠。
這樣一個缺乏道德觀的富少,曹雪芹沒有把他寫進地獄,反倒給了一絲救贖。第六十七回,他聽說柳湘蓮出家,尤三姐自殺,哭哭啼啼,眼中尚有淚痕。這是薛蟠的救贖,他再壞,仍保有人性的一面。


呆萌天真,可悲可嘆「獃(呆)香菱」
薛蟠是夫,你以為他身旁環繞的嬌妻美妾?實際上,是一名悍妻,一名無辜的妾,和另一個惹是生非的婢女。無辜的妾便是乖舛的香菱,打小就被拐子抱走,歷經一番周折來到薛家。慶幸地是,她生得「粉裝玉琢,乖覺可喜」,是人人愛的好面相。香菱本名甄英蓮,是甄士隱的掌上明珠,當甄士隱抱著女兒,一位癩頭和尚對他說道:「慣養嬌生笑你痴,菱花空對雪澌澌。好防佳節元宵後,便是烟消火滅時。」正說中了香菱日後曲折的命運。
第五回,寶玉翻開金陵十二釵副側,第一個看到的就是香菱的讖語:「根並荷花一莖香,平生遭際實堪傷;自從兩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鄉。」

「兩地生孤木」何所指?指的就是夏金桂的「桂」字。香菱最終難產而死,按理說香菱應是被夏虐死,結尾卻是夏金桂害死自己。是曹雪芹自己改了呢?或是高鶚補書補的結局?總之,這結局該是作者對這個可憐女子最大的疼惜。


香菱生性天真、呆萌,是偶像劇中的女一「傻白甜」,同時富有靈氣。第四十八回,香菱向大觀園裡的詩魂──黛玉學詩,黛玉要香菱去讀李、杜的名家之作。香菱十分用功,為了背詩廢寢忘食,一下子有了許多心得:「大漠孤烟直,長河落日圓。直、圓兩字看似無理,卻找不到可以替換的字。日落江湖白,潮來天地青。唸在嘴裡,倒像有幾千斤重的一個橄欖似的。」她有與生俱來的慧根,別人搶不走的靈氣。


第六十二回,回目「憨湘雲、獃香菱」相互映照,是曹雪芹巧妙的安排。香菱與一干小戲子們玩笑中弄髒新做的石榴裙,寶玉看見了,便讓襲人拿自己的一件類似裙子來替換,香菱甚是歡喜,換了新的就不要舊的了。她這般活躍、靈動,沒有心機,活脫脫一名可憐可愛的女子。和她那莽撞無理的丈夫薛蟠比起來,簡直天女下凡,該是來度脫獃霸王的。


河東獅吼夏金桂,狐媚心機女寶蟾
夏金桂家裡是京城有名的「桂花夏家」,在家中是獨女,母親寵溺,雖生得一副好容貌,卻實是滿腹壞心腸的惡巫婆。她名中帶「桂」字,竟自比嫦娥,並不准人直呼她的名。矜貴的出身與薛蟠幾乎相同,兩人簡直天生一對。她風光嫁進薛家,處處潑辣,一言不合便使出哭鬧上吊的絕招,迫得薛家眾人拿她沒法。連精明幹練的寶釵她都敢嗆聲:「只求姑娘,我說話,別往死裡挑檢!」她目中無人,最終要害香菱不成,反倒毒死自己,除了把這樣的女子寫死,可能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第八十回,金桂把香菱喚來,嫉妒她柔媚,又聽她說此名的由來,金桂聽了,將脖頸一扭,嘴唇一撇,鼻孔裡「哧哧」兩聲:「菱角花開,誰見香來?」便擅自替香菱改名「秋菱」,溫柔成了肅殺,硬是讓香菱對她俯首稱臣。侍女寶蟾還在一旁幫腔,著實狼狽為奸,主僕倆看似親近,其實各懷鬼胎。薛蟠天性「得隴忘蜀」,金桂一手打壓香菱,一手把寶蟾推給薛蟠,想藉寶蟾的恩寵讓香菱墮入無邊地獄。


第九十一回,金桂動了歹念,想勾引薛蟠堂弟薛蝌。寶蟾進學足了主子的壞心眼,也想勾引薛蝌,寶蟾戲弄、挑逗了一番,薛蝌老實,被弄得心裡七上八下的。隔天一早,「寶蟾攏著頭髮,掩著懷,穿了件金片琵琶襟小緊身,上面繫一條松花綠半新的汗巾,下面並無穿裙」活脫一狐媚子。回去之後,寶蟾懂得夏金桂,所以說話雖不露白,但句句都打在金桂心上。這倆主僕無格,潑辣、狐媚起來毫無章法。


第一百零三回,金桂要寶蟾煮兩碗湯,寶蟾懷恨在心,認為自己不必為了卑微的香菱煮湯,偷加一把鹽巴要讓香菱喝下,將兩碗湯調換過來。殊不知湯一換,無意間讓夏金桂自食惡果,金桂一命嗚呼。寶蟾這時還要將髒水往香菱身上潑,最後真相大白,寶蟾鋃鐺入獄。


唐代李冶有詩〈八至〉:「至近至遠東西,至深至淺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親至疏夫妻。」夫、妻、妾之間本是最親密的關係,但越是枕邊人,秘密越是多如牛毛。薛蟠、香菱、夏金桂、寶蟾四人,分別懷著異樣心思,雖擱在一家,卻過著各自又可悲又荒誕的生活。如此同床異夢,無疑都是紅樓大夢中的可憐人。


💡 更多活動、影音消息請追蹤趨勢教育基金會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fd.trend

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
訂閱 趨勢教育基金會

趨勢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趨勢教育基金會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