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

已加入購物書包 N

您確認要

N

焦點文章文學

2016/08/09

楊牧【妙玉坐禪(之二)】賞讀

寂寞是留下/帶走一枝鬥酒的紅梅

二 紅梅


去年冬天他來過,清夢轉聊聊

玉針蓑,金藤笠,沙裳屐,踏雪

前來,倏忽向人多的院落一角趕去

正是「槎枒誰惜詩肩瘦?

衣上猶沾佛院苔。」寂寞是留下

帶走一枝鬥酒的紅梅,幾瓣冷豔

搖落在檻外白雪,恰似

恰似我雙頰淺淺錯過的暈赧

大紅猩猩氈印在空無宇宙裏──

那是後話。此刻天地茫茫

惟獨我內心一點火光刁巧實存

青燈不過外在,我寡慾的表情後面

燃燒着沸騰的血,超越的

感性教灰燼衣裳來蓋

畸零落落必是眼神看慣了

木魚托托,杳渺空虛

托托在界外回響。我用眼睛聽

耳朵想,心是受傷的貔貅

在圍獵的人羣中頑抗

那是甚麼聲音?

莫不是鼙鼓和號角

在神話世界齊鳴,在我不能感受的

幻境?又好像旂旗迎風旆旆

像快箭自三百步外呼呼中的

戰車如輊如軒碰撞着,激起火花

以雷霆的姿勢飛馳過莽原

鷹隼鼓翼盤旋於沼澤之上

俯視驚駭的大地,以凶猛之眼

看我疊手閉目,終於動搖委

倚無力地仰臥下來

等待利吻襲擊


他自雪中來

一盞茶,又向雪中去

屋裏多了一層暖香

些許冷清的詩意。我留他

不住,大紅猩猩氈裏

青燈古佛像下,免不了

受罪的靈魂自有

受罪的

歸宿


【導讀】

妙玉,孤獨、潔癖、美貌而富有詩才,帶髮修行,率眾女尼居於大觀園,《紅樓夢》金陵十二釵之一。她「思凡」愛慕寶玉,卻又不可能示愛,激情抑鬱於內,終至走火入魔。而以她的外貌、氣質、執著性格來看,其實和黛玉非常類似,只是黛玉還能常常耍小性兒,她卻因為出家修行、與賈府並無淵源,情感更無宣洩處。從第五回判詞看,也可以看出妙玉和黛玉的對照,前者是「欲潔何曾潔」,後者則是「質本潔來還潔去」。


〈妙玉坐禪〉分為「魚目」、「紅梅」、「月葬」、「斷弦」、「劫數」,從出身講到結局,並涵納《紅樓夢》內幾個與妙玉相關的情節,「訪妙玉乞紅梅」、「凹晶館聯詩」、「坐禪寂走火入邪魔」等,可說是以詩為這位寂寞的才女作傳。在「魚目」即以「我舉手鎮壓胸口/是什麼聲音在動」提示讀者,且與第二節「紅梅」寫「此刻天地茫茫/唯獨我內心一點火光刁巧實存/青燈不過外在,我寡慾的表情後面/燃燒著沸騰的血,超越的/感性教灰燼衣裳來蓋」呼應,那心動的聲響即是火光的劈拍。「心是受傷的貔貅/在圍獵的人群中頑抗」──誰在圍獵她?莫不是那塵網中無數審視的眼睛?莫不是她內心對自己的質問?然而,即使如此,仍「等待利吻襲擊」,使沸騰的血可以自由奔湧,感性能脫掉灰燼衣裳,顯示花的本質。


楊佳嫻/執筆

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
訂閱 趨勢教育基金會

趨勢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趨勢教育基金會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