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

已加入購物書包 N

您確認要

N

焦點文章文學

2016/08/09

楊牧【瓶中稿】賞讀

但知每一片波浪/都從花蓮開始

這時日落的方向是西

越過眼前的柏樹。潮水

此岸。但知每一片波浪

都從花蓮開始——那時

也曾驚問過遠方

不知有沒有一個海岸?

如今那彼岸此岸,惟有

飄零的星光


如今也惟有一片星光

照我疲倦的傷感

細問洶湧而來的波浪

可懷念花蓮的沙灘?


不知道一片波浪喧嘩

向花蓮的沙灘——迴流以後

也要經過十個夏天才趕到此?

想必也是一時介入的決心

翻身剎那就已成型,忽然

是同樣一片波浪來了

寧靜地溢向這無人的海岸


如果我靜坐聽潮

觀察每一片波浪的形狀

並為自己的未來寫生

像左手邊這一片小的

莫非是蜉生的魚苗?

像那一片姿態適中的

大概是海草,像遠處

那一片大的,也許是飛魚

奔火於夏天的夜晚


不知道一片波浪

湧向無人的此岸,這時

我應該決定做甚麼最好?

也許還是做他波浪

忽然翻身,一時迴流

介入寧靜的海

溢上花蓮的

沙灘


然則,當我涉足入海

輕微的質量不滅,水位漲高

彼岸的沙灘當更濕了一截

當我繼續前行,甚至淹沒於

無人的此岸七尺以西

不知道六月的花蓮啊花蓮

是否又謠傳海嘯?


【導讀】

這首詩標示著兩個地理位置:一是詩人旅居多年的美國西岸,一是家鄉花蓮,兩地分屬太平洋的東西兩端,相連著同一面大海。此時詩人在東,眺望西邊的落日和反覆拍岸的潮水,那方向以及聲音正是指向他的家鄉,「但知每一片波浪都從花蓮開始」。


當年年輕的詩人也正是從花蓮開始,至美求學,輾轉數地,而後教書。如今看見同樣來自家鄉的波浪,回首自己十年的異國長路,突然感到些飄零的孤獨,「疲倦的感傷」,而不禁興起一股思鄉的情緒,「細問洶湧而來的波浪」,是否也跟他一樣,「可懷念花蓮的沙灘?」


詩人不僅祇為表達思鄉之切,藉著與波浪對話,觀察每一片波浪的形狀變化,進而還設想自己的未來,或如蜉生的魚苗,或如漂泊的海草,又或許像奔火於夜晚的飛魚。但其實這些都不如詩人想做一片波浪,縱使浮沉流浪於大海,也終將再度迴流,溢上原本的沙灘。


波浪無疑是詩人「歸返」行動的象徵,回歸的路線儼然成形。雖然此刻詩人仍身在遠方,卻已舉步朝向花蓮,若依物理學質量不滅的定律,此涉水的一步,勢必造成海裏增加等重的比例,當使彼岸沙灘更溼了一截。最末,詩人選擇繼續前行,無懼淹沒,思鄉和回歸的意念與決心巨大如海嘯,也可能暗喻著當自己投入了全身心之後,遠方家鄉海岸的那一端啊,說不定終將引發海嘯般波瀾壯闊的風景。


謝旺霖/執筆

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
訂閱 趨勢教育基金會

趨勢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趨勢教育基金會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