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關閉

已加入購物書包 N

您確認要

N

影音廣播

2016/08/12

傅佩榮【莊子內篇】第十九講_大宗師

古之真人,其狀義而不朋,若不足而不承;與乎其堅而不觚也,張乎其虛而不華也
大宗師第六(第十九講)


〈6.2〉
古之真人,不知說生,不知惡死;其出不訢,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來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終;受而喜之,忘而復之。是之謂不以心捐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謂真人。若然者,其心志,其容寂,其顙頯;淒然似秋,煖然似春,喜怒通四時,與物有宜而莫知其極。故聖人之用兵也,亡國而不失人心;利澤施乎萬世,不為愛人。故樂不通物,非聖人也;有親,非仁也;時天,非賢也;利害不通,非君子也;行名失己,非士也;亡身不真,非役人也。若狐不偕、務光、伯夷、叔齊、箕子、胥餘、紀他、申徒狄,是役人之役,適人之適,而不自適其適者也。


白話翻譯:
古代的真人,不懂得去喜愛生命,也不懂得去厭惡死亡;他施展才能時不會過度張揚,獨居自處時不會過度隱藏;只是從容地去那兒,又從容地來這兒而已啊。他既不探問自己的起源,也不尋求自己的歸宿;對任何遭遇都欣然接受,無所牽掛而回復本來的狀態。這就是所謂的不用心思去損害道,不用人為去輔助自然。這就是?謂的真人。像這樣的人,他的心思陷於遺忘,容貌顯得淡漠,額頭特別寬大;他淒冷?像秋天,溫暖時像春天,喜怒與四時相通,隨著事物而表現合宜,以致無法探知他的究竟。所以,聖人指揮作戰時,能消滅敵國卻又不會失去人心;以恩澤加于後代萬世而不是因為偏愛世人。因此,快樂不與萬物相通的,不是聖人;有所偏愛的,不是仁人;等待時機的,不是賢人;無法明辨利害的,不是君子;為了名聲而失去自我的,不是讀書人;犧牲生命但失去本性的,不是可以治理別人的人。像狐不偕、務光、伯夷、叔齊、箕子、胥余、紀他、申徒狄等,都是被別人驅使,讓別人安適,而不能使自己安適的人。


〈6.3〉
古之真人,其狀義而不朋,若不足而不承;與乎其堅而不觚也,張乎其虛而不華也;邴邴乎其似喜乎,崔乎其不得已乎;滀乎進我色也,與乎止我德也;厲乎其似世乎,謷乎其未可制也;連乎其似好閉也,悗乎忘其言也。以刑為體,以禮為翼,以知為時,以德為循。以刑為體者,綽乎其殺也;以禮為翼者,所以行於世也;以知為時者,不得已於事也;以德為循者,言其與有足者至於丘也,而人真以為勤行者也。故其好之也一,其弗好之也一。其一也一,其不一也一。其一與天為徒,其不一與人為徒,天與人不相勝也,是之謂真人。


白話翻譯:
古代的真人,神態高雅而不給人壓力,看來好像不夠卻又無所增益;有所堅持而沒有稜角,心胸開闊而不浮華;舒舒暢暢好像很高興,行事緊湊好像不得已;他的振作,鼓勵人上進;他的安頓,引導人順服;他的威嚴,好像泰然自若;他的豪邁,無法加以限制;他說話徐緩,好像喜歡隱藏;他心不在焉,忘了自己要說的話。他以刑罰為身體,以禮儀為羽翼,以知識為時宜,以德行為順應。以刑罰為身體的人,對一切都明察秋毫;以禮儀為羽翼的人,藉此在世間行走;以知識為時宜的人,做事出於對不得已的考慮;以德行為順應的人,是說他就像有腳的人都可以爬上小山丘一樣,而世人還真以為他是勤行不懈的人呢。宇宙萬物,你喜歡它,它是合一的;你不喜歡它,它也是合一的。體驗到合一時,它是合一的;體驗到不合一時,它也是合一的。體驗到合一時,是指與自然相處;體驗到不合一時,是指與人相處。自然與人不相衝突。能做到這一點的,就叫做真人。
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分隔線

請先查閱之前購買的簡訊
或輸入訂單之手機、email查詢

訂單手機號碼

or
訂單email

查詢
訂閱 趨勢教育基金會

趨勢教育基金會

財團法人趨勢教育基金會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